向魚問水

Liuxiang

冷圈混邪│推薦狂魔

【郑喻郑】书架和睡眠

  鄭軒朦朦朧朧睜了半隻眼睛,眼睫扇尾兒還浸著一點瑩瑩細細的碎珠子,被薄弱的光線一照,剝橙子一樣,成熟金橘的皮下淌了一手滴滴落落的,香馥和暈黃的甜汁。
 
  一隻修長的手伸出來,扣著書背塞回架上,昏黃色調暈就珊瑚色甲片,修得圓潤齊整。蒼白削薄的皮膚貼合骨骼,靛藍靜脈交錯,安穩埋在下頭,腕處的骨節突了一角,有些讓人心驚的不諧調,卻也可愛得莫名其妙。
 
  這裡靜得過分,書冊翹起的纖維磨擦聲窸窸窣窣。鄭軒從架子底的空隙看見喻文州白皙的足踝,下面就是一雙毛灰的短襪,帆布鞋子邊角沾著細碎砂土,白色的布帶裹了一個結,安靜垂在那邊。
 
  喻文州的腳步擦在地毯上毫無聲音。鄭軒瞇著眼,碎光流水又給擰出來一點兒,睏。書架邊的窗子有個平台,他蜷在那裡,素面抱枕圈在胳臂中,皺痕曲曲折折,腿長了收不進去,露著半截擱在外頭。
 
  這種近晚的時間特別容易犯睏,鄭軒曾經說過,聲音含含糊糊像填滿了奶酪,又稠又不利落,附帶著一個拖沓得特別長的呵欠,尾音彎彎繞繞像是要勾上柱腳纏個三圈。
 
  喻文州聽了笑得特別開懷,眉眼彎起來,邊角都浸著甜橙汁一樣。就是不在近晚你也睏,他說,神情狡黠,鄭軒彷彿還能看見貓咪柔軟的鬚抖了抖,毛茸茸的尾巴在身後甩又甩。
 
  鄭軒重新睜開水霧氤氳的眼,貓咪軟和的眼睛就在眼前,抱著一疊紙頁被壓得乾薄又陳舊的書本。不意外又看見對方再度要跌上的眼皮,喻文州低下臉,不輕不重地在人嘴脣上親了一口,淡紅蘸上了一層濕潤,彎起來特別驚心動魄。
 

  鄭睡美人,回去了。喻文州笑道。



 鄭喻好好吃啊,這幾天被萌得七上八下TUTTT (。

评论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