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魚問水

Liuxiang

冷圈混邪│推薦狂魔

【王喻】Kätzchen

  ──陽光允賜他們偷一個無傷大雅的懶與睡眠。
 

  喻文州整個人陷進床裡,髮絲揉開在枕頭上。曬過的棉被鬆軟厚實,他把臉埋進去,小孩子一樣深深吸了口氣,然後徹底癱在上頭,不動了。
  
  簡直是令人頹靡喪志。王杰希在一邊評價,喻文州歪七扭八的占了他半張床的空間,死皮賴臉不讓位兒,白纖的爪子一邊一個死死抓住枕頭,還從鼻子裡哼出半聲,像是得意,也像是貓兒午後懶倦的呼嚕,王杰希甚至要看見那人頭上抖著耳朵,蓬鬆的大尾巴在後面一甩一甩。
 
  喻貓咪,讓讓呵。他輕輕推了推對方,喻文州配合的張牙舞爪幾下,呲著牙扮一個鬼臉,不動。王杰希沒轍,手挪下去摸到對方的肚子,跟擼真貓一樣順了兩把,然後皺起眉頭說一句怎麼沒見長肉,這樣難養。
 
  還說呢,喻文州皺了皺鼻子,薯片甚麼的吃一點又沒甚麼。他懶懶抬起手臂劃拉一下,說這擱在一邊,手一伸能勾著,更重要的是,不用費時下床。
 
  當真是懶得沒救了,這東西不健康。王杰希到頭決定無視他,想了想,起身踱進廚房。喻文州捲著半條被子滾來滾去,陽光從窗格投下的印子被壓得攤平。他沒兩下又要打起盹兒,眼睛瞇成縫兒模模糊糊溢著水光,眼角睫毛濡濡濕濕,沒過多久卻給人晃了起來。
 
  喝一點。王杰希往他手裡塞了個杯子,喻文州慣用的厚瓷,杯身圓圓胖胖白白淨淨,中間畫了一個大大的笑臉,捧在掌心貼合著,冬天拿來盛了熱水暖手剛好又不嫌燙。
 
  喻文州連睜眼都有點兒懶了,鼻尖湊過去嗅了一下,甜香絲絲縷縷滲出,混著酸氣轟炸過來。蜂蜜水調和檸檬,王杰希原汁沒敢加多了,扔一點碎冰進去,不冷不溫,這樣的天氣嘗來剛剛好。
 
  喝完再睡吧,他又呼嚕兩把喻文州軟軟的髮絲。對方含著飲料模糊嗯了一聲,舔乾淨最後幾點甜汁,瓷杯往人手裡一塞就又裹著棉被陷進床鋪。
 
  王杰希真無奈了,拎著杯子進廚房沖乾淨。慶幸喻文州還是留了半張床給他,人盯著對方壓在枕頭上亂七八糟的頭髮,呼吸細細,沒忍住笑了一聲,才躺到喻文州身邊。
 

  午安。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