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魚問水

Liuxiang

冷圈混邪│推薦狂魔

【韩喻】无题

  五月的雨疏疏落落,拽著冰涼的絲鋪天蓋地,一下子濛了人的視線。喻文州扯緊了外套上的帽子,蒼白的手指用力攢著,指尖被凍得有些發紅,塑料布多多少少還是起了點兒防水的作用。

  沒能遮好的髮絲被雨水打得濕潤,垂下來貼在額際,涼涼的,順流而下的水珠在纖長的眼睫上轉了一溜兒,抖一下就全碎了,零零散散的一串掛在上頭搖搖欲墜。

  這樣的天氣裡甚麼都是冷的。喻文州呼出一口氣,加緊腳步要趕回去。鞋印子下碎開了一片片自己的身影,他無暇顧及,連水潭裡多了其他甚麼人的影子都沒能察覺。

  下一秒喻文州就被扯進了哪片鬱鬱的樹蔭底下。

  來人的臉色繃得很緊,寬大的掌心裡裹著一把傘,大片都罩在喻文州頭上,雨水灑在上面窸窸窣窣地響,流到傘沿稀疏滑落。

  喻文州一怔,抬起臉來看韓文清那張輪廓過於剛硬的臉龐。雨霧沒有把稜角磨得軟和多少,隔著點距離都能感到溫度一樣,他甚至不知道對方皮膚上濡濕的究竟是雨水還是薄汗。

  「幾歲人了還雨天不打傘。」韓文清道。

  喻文州聽著沒來由有點想笑,濕潤的手指搓了搓鼻尖,有些紅紅的,彎著嘴角的臉龐圓了些,左下一個小巧的酒窩,像被雨水沖著陷落下去的泥土,疏疏落落的一把,淺淺灑在人心上。

  「這不是忘了麼──」他眨了眨眼睛,還有一丁點水珠落了下來,蜿蜒在頰畔。


  這樣的場景不是第一回了。一次賽後喻文州作為隊長,留下來處理零零碎碎的瑣事,藍雨回酒店的大巴已經先開走了,喻文州離開時站在賽場的大門前看了看灰暗的天空,心裡只盼著別落雨才好。

  這兒離住宿的酒店不算太遠,喻文州估量著,還是選擇用步行的。顯然老天這回不大眷顧藍雨隊長,不出十來步,斗大的雨點就砸了下來,濡濕了他外套背後印著的劍與詛咒LOGO。

  雨越來越大,喻文州手遮在上方做無謂的掙扎,一邊加快了腳步,上面忽然就有甚麼一頭兜下來,他一下子頓住,這才發現是件外套。

  黑底翻紅的領子,挺大件的,滿滿當當裹了他一身。喻文州立刻認出對方是韓文清,忙要扯下來,「韓隊,我就這一小段路,不用──」

  「披著。」韓文清道。

  他一向直來直往,拖泥帶水都是多餘。喻文州看對方黑得跟討債一樣的臉色,臉上還劃著水痕,只有無奈說謝。再待久些外套可就浸透了,他沒想辜負霸圖隊長的好意,道別之後兜著外套快步走了回去。

  酒店門口的玻璃微弱反映著喻文州的影子,身上的布料溼答答地垂落下來,凝重的黑搭上藍雨藍總有一股說不出的微妙。

  喻文州垂著眼睛,忍不住低低笑了一聲,胸腔微弱震顫一下,那件濕透的戰隊外套裹著他的心臟,還挺暖的。


评论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