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魚問水

Liuxiang

冷圈混邪│推薦狂魔

【王喻】。

 *沒頭沒尾小段子,就是看到了那個很想寫,超級適合我喻總的。XDDDD圖收下面。
 

 
 
 
  休假期的空閒總是特別令人懶散。
 
  喻文州父母這年說要出國重溫當時新婚蜜月,再好好玩上一回。喻文州嘟囔著像是退休生活一樣,一邊開車送人到機場。二老一個白了他一眼一個揉了下他的頭髮,「沒大沒小。」順帶還擰了一把對方看來柔軟、手感極佳的臉頰。
 
  行李箱輪子擦在地面上吱吱嘎嘎,聲音逐漸轉小。他搓一搓亂翹的髮絲皺了皺鼻子,臉頰還有些麻,這才坐回車上。
 
  剩一個人實在沒處去,喻文州只有回去自己的公寓。到家時已經中午了,一開門鑰匙扔在小盤裡,木製的材質敲出一聲不大輕脆的悶響,鞋子扯著帶子滾在一邊,他一下撲在柔軟的床鋪上,陽光曬過的氣味絲絲縷縷滲進鼻尖。
 
  來回滾了幾圈,直到把鬆軟的棉被都壓得攤平,喻文州趴在上頭昏昏欲睡,眼縫兒裡流光四溢的,浸潤睫毛眼角,眨一眨就要擠出一泡水來。
 
  意識正要斷線的前一秒,擱在床頭的手機猛地響起來。喻文州從鼻腔裡哼出半聲,尾音拖長在空氣裡,沙沙的,像腳步踏在乾枯的碎葉上頭。
 
  他放任這樣的聲音直到最後一刻,一下又一下搔在耳膜上,麻癢麻癢的,格外折騰人。喻文州還是伸出手把手機從床頭櫃撈下來,接起電話,對面聲響窸窸窣窣,帶著電流一樣的失真感。嗓音低低的,是挺溫柔,一個字一個字輕緩從嘴裡吐出來,聲調平穩。
 
  睏,這樣的聲音聽來簡直不能再更催眠。喻文州的手指鬆開,手機歪在枕頭上,就墊在自個兒耳朵下,有點燙,尾韻是綿密的暖意,一點一點扎進耳根薄弱的血管裡頭。
 
  他甚至沒來得及去看屏幕上亮的是誰的名字,從喉間含含糊糊應的一聲又軟又悶,對面似乎聽到了,很輕很輕的呼了一口氣,頓一頓說,午安,扣上了話筒。
 
 
  醒來時已經傍晚了。喻文州迷迷糊糊睜開眼,暖橘摻著溫度從沒拽緊簾子的窗格裡灌了進來,勻勻滿滿的一方格。
 
  實在犯懶,他就癱在棉被堆裡放空,看陽光從鼻尖滑到眼睫,細細碎碎的糊了視線,珠玉琉璃一樣斑斕,最後濛上一層薄汗在眉梢眼尾。
 
  手機安安靜靜的躺在旁邊,喻文州點開屏幕就是一條微信,公寓門口外有買的食物,才十分鐘前的訊息,王杰希三個字筆劃溫柔的擱在視窗上。
 
  他給對方胡鬧換的頭像,一顆小圓星星帶黃摻綠的閃在那邊,王杰希見狀也只是拿指腹搓了搓屏幕,沒有甚麼特別的抵觸情緒。當時喻文州看著他動作,恍忽覺得那塊皮膚下的小星星閃得更耀眼了,挾帶著碎花火光,一下子擦亮自己的視網膜。啊,真是要命。
 
  喻文州又翻了個身,才搖晃著身軀慢吞吞坐起來,腳尖勾住有些遠的魚形拖鞋套上。魚身被攤得扁平踩在腳底,指甲從張開的魚嘴裡鑽出來,詭異又喜感,黃少天一度評價這大概能夠做為藍雨最應景最實用然而最嚇人的產品,他永遠不能理解水瓶座的想法,喻文州那時還彎著眼說,我覺得這拖鞋是當真可愛。
 
  拖鞋踩在腳下踢踢躂躂,犯著睏的藍雨隊長慢悠悠踱到門口,擰開手把就見一袋還熱乎的串烤掛在另一頭。他來得不算太晚,紙袋沒被醬汁浸透,喻文州捏住一小塊油呼呼的豬肉扔進嘴裡,滿足的笑出來。
 
  他拎著塑料袋走了回去,床上擱著的手機還顯示著跟王杰希的對話框,喻文州點一點屏幕,發了一個表情過去。
 
  醒了?
 
  嗯。
 



是不是特別合適!!!

评论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