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魚問水

Liuxiang

冷圈混邪│推薦狂魔

【王喻/王索】柚子花

 *西幻設定(大概),我流OOC。


 

  雨季來了。
 
  首先感知到的是平原上那塊遼闊的翠綠的草皮,遠遠地望過去像一張柔軟的綠地毯,風扯著疏落的雨珠綴在搖擺的草尖上,一束微弱的陽光穿過雲層灑進來時點亮了整片燦爛的星空。
 
  隨後空氣也被占領了,飽滿濕潤的雨的氣味,或許摻上些許泥土的芬芳,一點一點滲透人的鼻腔黏膜。魔術師上前敲響了精靈術士的家門,另一隻手上的掃把尖還濕漉漉的,串著幾片乾枯的葉子。
 
  索克薩爾的住房仍是那樣,藤蔓圈繞的半片圍籬,旁邊種了滿庭園不知名的花草,還有一棵樹──術士說那是柚子,可王不留行從沒見過她從茂密的枝椏和葉片堆中吐出一點潔白的花苞,連允賜一點兒香味都嫌奢侈。
 
  木門被打開了,他看見索克薩爾手臂搭在門把上,光著腳丫子踩在柔軟的地毯,似乎是溫暖過頭了,那套常見的袍子下襬拉起來,用木製的曬衣夾固定在邊上,白皙的小腿和腳踝就這樣裸露出來,浸在雨季的濕氣裡。
 
  王不留行的披風角有些濡濕。他褪下靴子──鞋跟上還沾著泥土──索克薩爾已經轉回去,他再抬頭時術士就往他手裡塞了個杯子。
  陶土燒的,握在手中表面有些許刮痕,特別樸實的顏色。魔術師盯著杯子裡瞧,茶水色澤淡黃帶綠,上頭浮著碎冰和一撮嫩葉──似乎是薄荷?──細軟的絨毛上還沾著一丁點兒水珠,糊裡糊塗的可愛。
 
  杯口甚至插了一片薄薄的檸檬。王不留行感受從裡頭不斷鑽進鼻腔的微酸味道,試探性的啜了一口,緊跟著微妙的酸味和涼氣一下子充滿感官。
 
  哦,他不該相信精靈對於茶水調配的品味的。王不留行冷漠。
 
  索克薩爾看著他皺起的鼻子笑彎了眼,銀色的長髮隨著身軀顫動劃出水痕一樣的天光。他笑起來的模樣實在特別有殺傷力,淡色的疏長的睫毛垂下來,冬天的雪花融在上面都像是盛了湖水,盛了半片榮耀大陸的風光山色。
 
  王不留行的披風解下來搭在椅背,裡頭那件襯衣被體溫捂得溫熱。室內很暖,牆角的火爐裡擺著幾根木頭,微弱的霹啪聲像是有甚麼頑皮的生物在裡頭跳舞。他躺在那張白楊木的床上昏昏欲睡,床墊厚實,枕頭很軟,一倒下就直往裡陷。
 
  索克薩爾也翻身上來,一邊搶了他半條棉被。床頭燈有些刺眼,術士翻身要去勾開關,另一隻手還緊拽著被子不放。
 
  王不留行又氣又好笑,檯燈正在他那頭呢,索克薩爾整個身子橫在他上方,銀色的長髮流淌下來,搔得他臉龐有些癢。他看見那對平時術士罩在兜帽下的,屬於精靈的尖耳朵,白皙小巧,近乎透明,想也沒想就湊上去輕咬一口,溫度有些低,像一塊盈潤的玉石。
 
  索克薩爾被突如其來的熱氣和動作嚇得懵了,沒支撐好就要往下倒,王不留行趕緊拎貓一樣把對方拎起來。他捏著術士袍子溫軟的布料一邊把人塞進被窩裡,「好重啊,是不是最近吃多了。」
 
  索克薩爾睜大眼睛挑起眉,冰藍的好看的眼睛瞪得可圓了,王不留行似乎要看見那對可愛得要命的尖耳朵動了動。實在沒忍住,魔術師悶悶笑出聲來,臉對著臉,伸手捉住對方寬大的兜帽搓了搓,「你瞧我眼裡不都是你,你多胖。」
 
  「你不能凡事都拿眼睛大的那只作準。」精靈術士面無表情。
 
 
 
 
  午後綿長的呼吸聲被埋進雨水裡了,那天傍晚魔術師被夕陽的親吻喚醒,一塊皮膚被照得暖橘,細細出了一層薄汗。索克薩爾還窩在他懷裡細細打著鼾,屋簷滴下來的水珠一顆又一顆,柚子樹的枝條從術士沒完全關好的窗子伸了進來,帶著幼嫩的葉子。
 
 
  他們總會知道甚麼時候開花的。

评论

热度(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