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魚問水

Liuxiang

冷圈混邪│推薦狂魔

【王喻】Indigo & orange

 *雙性轉注意,性轉,性轉,性轉,注意避雷。
 *沒有甚麼相關常識,懶得找機油科普,一派瞎寫,不要認真。
  
 

  王杰希看見喻文州朝她招手時,才從浴室裡出來。那五只纖細修長的手指綴著甲片,水淺蔥抹在上面不重不濃,光線投下來尾端浮起一層暈色。王杰希知道那是一雙柔軟的手,這樣冷硬的顏色襯在上面不算太過──她想起了那些藝術學校的學生,指尖上染著洗不淨的顏料,就像一簇簇細小的,可愛的勿忘我綻放在上頭,簾子拉上一半的窗戶邊拽著影子直晃,手指到腕邊都蔓著柔軟的線條。
 
  她才洗完臉,眼尾眉梢撒著水氣。那頭喻文州的手就伸過來了,乾燥的溫暖的指腹抹去零星水珠,跟著綿軟的刷頭掃過眼尾,麻酥酥的,王杰希撇眼看了下鏡子,一束水彩渲染的橘紅,有些淡,痕跡順著尾端挑起的睫,潑一幅幾近無影的山水。
 
  王杰希揚起一邊眉,喻文州過來把她按在梳妝鏡前。對方身上一件寬鬆的長裙睡衣沒換,細長髮絲下後頸露出來一片,一條細帶掛在邊上,喻文州眨了眨眼,只覺得又好看又危險。

  王杰希還在等她解釋呢,喻文州手上的刷頭又掃過來,這次是另一邊了,下手快狠準,一筆落下就是挑起一束陽光。彩妝盤扣上喀嗒一響,喻文州的手越過王杰希的肩去籃子裡翻脣彩,鏡子裡的眼睛笑得彎彎。
 
  「新買的色,讓你試試好不好看。」
 
  喻文州來不及別回耳後的長髮落在她手背,小貓一樣頑皮來回搔了幾遍,又癢又麻。王杰希越過對方舉著脣膏準備遞給自己的手,手指伸出去勾住那一綹髮把它塞回耳側,收回時還不忘捏一捏對方的耳殼,白皙透著點粉,又軟又不經逗,沒搓兩下就一片通紅。
 
  王杰希指了指喻文州手裡的脣膏,「我不介意和你間接或者直接親吻。」她道,「但是你這個色號真心不適合我。」
 
  喻文州把那一小管脣膏放回籃子裡,王杰希微微仰視自己的角度莫名引得自己心臟胡顫。她眨眨眼睛,說那你喜歡甚麼顏色。
 

  「這你還不知道?」王杰希挑著眼笑了,手又重新伸了回去,點一點喻文州耳側那抹紅。

评论

热度(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