向魚問水

Liuxiang

冷圈混邪│推薦狂魔

【叶郑】懒

  悶。


  葉修伸了伸腿,把皺巴巴的被單踢開,枕頭有些粗糙的毛料纖維摸上一把,還能隱約感覺出層薄膩的汗。空調早就定時關機了,整間房裡只剩電風扇呼啦啦地轉著,一股子悶熱沒頭沒腦地吹來送去。


  他半睜著眼,迷迷糊糊地。床鋪另一邊鄭軒還沒醒,頭髮被壓得亂七八糟,都悶得滿是汗,半個身子依舊安安穩穩裹在被裡,葉修伸手去扒了一下,紋風不動,還挺嚴實。


  葉修就這樣偏頭去看那張睡得不知天南地北的臉。疏落的眼睫,五官挺淡,說不來是外觀還是氣質,鄭軒平時沒能怎麼給人留下深刻印象,此刻就坦坦白白地在他面前,還微微打著鼾呢,怕是嘴角也掛著一點水漬。


  大概所有人都覺得他倆湊一塊兒實在不倫不類。說白了即便交流賽再多,葉修和鄭軒一個恨不得打完比賽立刻躲回酒店房間,一個卻要慢騰騰拖沓著腳步出選手室,一邊摀住耳朵抵抗自家隊友的輸出(同隊傷害豁免無效),怎麼瞅也不像會有上半分交集。


  至少他倆曾經是這樣覺得的,或許連細思這種問題都嫌多餘。


  葉修抓抓頭髮,起身慢悠悠踱進廚房,小小的水槽裡還擱著兩個碗沒有洗。他從冰箱摸出四個餐包塞進小烤箱順手擰了開關,牛奶還剩半罐,被他一併撈了出來。


  事實上,較多的時候葉修更願意翻個身,攬住對方又昏昏沉沉睡下去,再醒來時已經中午了,他就從廚房櫃裡摸出兩碗泡麵,紅燒或者海鮮,包裝撕開灑一灑調味料,注上熱水等一會兒,筷子一捲撈起的麵條彈又帶香,滴滴答答落著醬汁湯水,簡直沒有比這更方便美味的餐食,省事又不耗時。


  開始了兩個人的生活,他們才意識到總不能這個樣子的。葉修的習慣就是那般,一根紙捲片刻不離身邊方圓三十厘米,薄脣叼著或夾在指節。常常隨手一個瓷杯或碗就不幸面臨成為煙灰缸的命運。他向來習慣買的礦泉水,偏偏鄭軒再懶還是要堅持自己沖點茶水。曾經有段時間,鄭軒拖著聲音邊問自個瓷杯的去向,下一分就是葉修半皺著眉頭,嘴裏剩不到一個指節的菸尾兒,「阿軒,煙灰缸呢──」


  在榮耀上爭鬥的心境從來沒有顯現在他們的日常之中。爭吵不是多餘,只是在緩慢淌過的時間裏顯得無足輕重。


  接吻比起拌嘴來得溫和也不費勁許多,也許鄭軒確實是這麼說的,但沒有人否定過當中的溫柔。葉修偶爾把幾次的親吻蔓延上有點兒起球的被角,單純的午睡或者泛滿情意的魚水都好,結束永遠能是個結實的擁抱。或許熾熱,或許濕黏汗沾,吐息灑著對方鼻尖濕濕潤潤,對上視線總還是看得到彼此彎起的眉眼。


  退役後的生活太閒適,他們的時鐘比起世界整整走慢了一個早晨。


  合與不合又哪是誰能幫著定義的呢。葉修伸手拎出烤好的餐包,有點兒燙手,指尖翻了一抹淡紅。電競曾經限制他們這樣平淡的日常,如今已經無須顧忌。


  鄭軒也起來了,頭髮沒有梳理過,搞笑似地炸開了花,眼尾彎著,迷濛一泡流光溢彩,開機尚且沒有跑完。葉修走過去擼兩把鄭軒的髮絲,一杯溫過的牛奶被塞進人手裡,還有一個有點菸味的親吻。




  有幸能在這個世界遇上你,我來得合適,而你也恰好懶得走了。


评论(5)

热度(43)